網絡戰爭:美國給中國敲響警鐘

2019-10-31 04:00:48 月光博客 分享

  5月19日,美國司法部以所謂網絡竊密為由起訴中國軍官,挑起新一輪中美網絡輿論戰,而此時距斯諾登曝光美國“棱鏡門”丑聞僅僅一年時間,據斯諾登曝光的文件顯示,早在2007年,美國國安局就就開始針對中國的華為公司展開網絡攻擊行動,并成功侵入華為公司總部服務器,竊取了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的通信記錄等信息。此番美國司法部卻惡人先告狀,起訴起了中國,這種指責的確有“作秀”的意味。

  美國網絡安全水平全球第一

  之所以說美國在“作秀”,是因為美國對網絡安全的注重程度以及美國對全球互聯網的控制能力目前依然是全球第一。

  美國于2003年2月14日正式將網絡安全提升至國家安全的戰略高度,并發布了《國家網絡安全戰略》,從國家戰略的全局謀劃網絡的正常運行并確保國家和社會生活的安全穩定。2005年3月,美國國防部公布的《國防戰略報告》中明確將網絡空間和陸、海、空以及太空定義為同等重要的、需要美國維持決定性優勢的五大空間。

  對于全球互聯網的控制方面,可以說,美國控制了全球互聯網的大部分設施,例如,全球互聯網13臺根域名服務器中,有10臺在美國;微軟操作系統在個人計算機操作系統領域的市場占有率在85%以上;思科核心交換機、路由器遍布全球網絡節點;英特爾的CPU占據全球計算機90%以上的市場份額;谷歌在全球市場份額高達68%,高通和蘋果的芯片占據了60%的智能手機市場,可以說,如果美國愿意,他可以讓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網絡和信息系統立刻癱瘓。

  在過去一段時間的現代戰爭中,美國的網絡攻擊也成績斐然,在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和伊拉克戰爭中美軍都曾經通過網絡攻擊對手的信息系統,達到使對手的信息系統癱瘓的目的。1991年海灣戰爭中,美國通過情報系統,在伊拉克從法國購買的防空系統中植入電腦病毒,在美軍空襲前用遙控手段激活這些病毒,導致美空軍飛臨巴格達上空時,伊拉克防空系統早已癱瘓。2003年的對伊拉克戰爭中,美軍首先利用網絡癱瘓了伊拉克的指揮系統,從而能大搖大擺地進入巴格達。1999年的科索沃戰爭,北約將大量病毒和欺騙性信息注入南聯盟軍網系統,使其防空系統癱瘓。可見,當今時代,互聯網不僅成為宣傳和發布新聞的主要場所,而且成為攻擊和騷擾敵人的主要陣地。

  美國不僅僅在網絡技術上保持著絕對的優勢,在網絡安全的預防和管理上也非常完善,例如,2012年,美國眾議院常設特別情報委員會發布報告稱,華為、中興的產品威脅美國國家安全。2013年,奧巴馬總統簽署開支法案,禁止包括司法部、商務部、航空航天局及聯邦調查局在內的聯邦政府機構,采購“中國所有、運營或提供補貼的企業制造、加工或組裝的信息技術產品”。

  中國網絡面臨嚴峻挑戰

  對比美國來看,中國對于網絡安全的重視程度遠遠不夠,還處于起步階段,中國對美國的科技產品過于信賴,對于美國科技企業沒有任何防備,有資料顯示,過去十幾年間,與華為和中興等中國企業被美國拒之門外的情形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美國的大量科技公司在中國卻能長驅直入,而且,這些公司的產品都被用在了中國國家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的建設上,滲透到了中國網絡的每一個環節;政府、海關、郵政、金融、鐵路、民航、醫療、軍警,每一個部門幾乎都有美國科技巨頭的影子。

  思科占據了中國電信163骨干網絡約73%的份額,把持了163骨干網所有的超級核心節點和絕大部分普通核心節點;微軟在中國臺式電腦操作系統市場占有91%以上的份額,居行業主導地位,Microsoft Office辦公軟件套件更成為企事業單位標準的辦公軟件;中國智能手機絕大多數使用高通和蘋果的芯片;中國個人電腦則絕大多數搭載英特爾芯片;甲骨文占據了應用服務器40.7%的市場份額。

  而實際上,思科在自家網絡產品中預留大量存在的后門,已經是業界的常識了。1994年,美國國會通過CALEA《執法通信輔助法》,該法通過之后,執法機關可以根據法院監聽令狀直接接入電信網絡啟動電信運營商交換機中的監聽功能。這意味著美國法律要求電信運營商必須提供監聽服務,思科產品自然不能例外。

  而恰恰是這個擁有大量后門,并且隨時可供美國政府監聽的思科,卻占有中國金融行業70%以上的份額,中國四大銀行及各城市商業銀行的數據中心全部采用思科設備;在海關、公安、武警、工商、教育等政府機構,思科的份額超過了50%;在鐵路系統,思科的份額約占60%;在民航,空中管制的骨干網絡全部為思科設備;在機場、碼頭和港口,思科占有超過60%以上的份額;在石油、制造、輕工和煙草等行業,思科的份額超過60%,甚至很多企業和機構只采用思科設備;在電視臺及傳媒行業,思科的份額更是達到了80%以上……

  假設某一天中美發生了戰爭,美國僅僅通過思科一個企業,就能在幾分鐘內癱瘓中國絕大多數企業和政府機關的網絡系統,而在非戰爭情況下,美國政府也可以通過思科來搜集海量的中國各個企業和政府機關的信息和數據,供美國政府大數據研究。

  除了硬件之外,美國網絡科技公司所存儲的數據也完全在美國的國安局控制之下,美國政府想要哪個用戶的個人資料,這些科技公司都會積極提供,例如谷歌提供的《透明度報告》可以看出,美國政府2012年下半年共向谷歌提出了8438次數據要求,涉及賬戶14791個,88%的要求被執行了。Facebook在2012年下半年共收到9000到10000次政府信息索求,涉及1.8萬到1.9萬用戶。微軟在2012年下半年共收到6000次到7000次政府信息索求,涉及3.2萬個用戶。雅虎在2012年下半年共收到政府信息索求1.2萬到1.3萬次。這些數據還僅僅是美國法庭指令相關的信息索求,不包括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名義索取的用戶數據信息數量。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牛牛
快乐十分胆拖中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