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債214萬只需還3.2萬,“老賴”們的春天要來了?

2019-11-04 00:42:24 蘇寧金融研究院 分享

  最近,許久未露面的賈躍亭又重回大眾視野。

  據澎湃新聞報道,賈躍亭已向美國法庭遞交了相關文件,主動申請個人破產重組;他將把全部資產通過債權人信托的方式轉讓給債權人,該信托由債權人委員會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隨后,賈躍亭與妻子甘薇申請離婚的消息吊足了吃瓜群眾的胃口。

  無獨有偶。不久前,全國首例具備個人破產實質功能和相當程序的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案件剛剛順利辦結:浙江溫州中級人民法院在通報中聲稱,債務人蔡某由于沒有清償能力,214萬余元的債務只需在18個月內按1.5%的比例一次性清償3.2萬余元。

  消息一出,輿論嘩然,人們普遍將其解讀為我國個人破產制度正式推行的破冰之舉。然而,有很多人表示了自己的疑慮:如此債臺高筑,居然只需要償還連零頭都不夠的金額,難道剩下的錢可以不用還了?在個人破產的庇佑下,“老賴”們的春天會不會就此到來?

  而這,就是本文嘗試去回答的問題。

  分析之前,適當的“科普”總是必要的。

  一般認為,個人破產是指作為債務人的自然人不能清償其到期債務時,由法院依法宣告其破產,并對其財產進行清算和分配或者進行債務調整,對其債務進行豁免以及確定當事人在破產過程中的權利義務關系的法律規范。

  從程序上看,個人破產制度主要包括清算和重整兩類,其中,清算適用于債務數目較小、無財產或無收入清償既往債務的消費型債務人,以現有財產清償全部債務,將破產終結后新取得的財產與既往債務隔離開;至于重整,則適用于擁有較為穩定、持續收入來源的債務人,他們有能力在一段時期內償還一定比例的債務,與之相應的,是債務人可以獲得比清算更為寬松的限制,可以保留住房等不動產或其他權利。

  值得注意的是,個人破產制度中一個重要的機制是余債免除,又稱破產免責,即在破產程序終結后,對于符合法定免責條件的誠實的債務人未能依破產程序清償的債務,可以在法定范圍內予以免除繼續清償的責任。其目的在于,當善良誠實的經營者陷于破產境地時,可以在法院的監督和認定下償還一部分債務,同時免去余下的部分,進而使債務人在破產之后仍能有機會走向新生,并通過參與社會活動來為社會和個人創造更多的財富。

  這一看上去無比“仁慈”的制度,在遙遠的過去卻是一種奢望。

  漫漫歷史長河中,幾乎所有欠債不還行為的法律后果都極為慘重。例如,在2000多年前的羅馬共和國,倘若某個人欠債不還,那么他不僅要背負不光彩的“罵名”,還要受到人身罰,甚至被處死分尸,這在古老的《十二銅表法》中有所記載。雖然后來的法律條文將債務人處死或賣為奴隸的做法徹底廢除,但債務囚禁與貶低債務人人格的做法仍流傳了下來。在17世紀的英國法律中還規定,可以割掉債務人的一只耳朵以示懲戒,至于將債務人監禁起來或是百般羞辱,更是家常便飯。

  不過,到了現代社會,隨著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進步,世界各國的立法者與各界人士對于債務債權關系的認識和態度逐漸發生了變化;與之相應的,是現代破產法的立法宗旨由“以債權人中心”向“債權人和債務人利益平衡”轉變,并開始兼顧全社會的整體福利。在這樣的演變趨勢下,個人破產制度及其余債免除機制得以發展成熟,并為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廣泛接受與采納。

  放眼全球,個人破產制度已成為現代破產法中極為重要的組成部分,然而在我國,這一制度的發展進程卻頗為緩慢。

  究其原因,長期以來,由于我國歷代統治者大都采取重農抑商的政策,商品經濟遲遲得不到快速的成長壯大,這就限制了古人對于經濟活動中債務債權關系的認知和理解。對于那些民間債務,自古便有“妻債夫還、父債子還”的社會觀念,欠債還錢更是天經地義的“真理”。也正因為如此,我國對于欠債不還行為的處理方式之嚴苛程度,絲毫不遜色于西方國家。例如,秦朝時期欠債不還的債務人應以勞役抵債;唐朝則會被處以笞、杖等刑罰;清朝官府可以拘禁破產的商民,而債務人家族必須在兩個月以內返還欠債,否則便要被判處勞役…… “用人身責任替代財產責任、用刑事手段保障債權”,已是不成文的規定。

  此外,受傳統儒家思想的影響,中國人普遍對于“破產”一詞較為敏感,大多數人都覺得破產是很沒面子的事情,即便是真的欠下巨額債務,也都是盡量自己想辦法解決,避免讓太多人知曉。而這些,也在相當程度上掣肘了個人破產制度的推廣實施。

  不過近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的進一步發展,我國私營經濟行為不斷增多,公民信貸消費已然逐漸普及,個人資產出現嚴重資不抵債的情況已是屢見不鮮,相應的糾紛數量也在不斷增加。于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個人破產制度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其建立正悄然提速。

  有兩個標志性事件值得一提:

  2018年10月底,最高人民法院咨詢委員會副主任杜萬華撰文指出,從維護我國企業法人有限責任制度的科學性考慮,從有效推動以自然人為特征的市場主體制度的完善入手,從徹底解決執行難的角度出發,從維護我國婚姻家庭制度的穩定性著想,我國都應當建立個人破產制度;

  今年7月,國家發改委聯合其他12個部門聯合印發了《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提出研究建立個人破產制度,重點解決企業破產產生的自然人連帶責任擔保債務問題。明確自然人因擔保等原因而承擔與生產經營活動相關的負債可依法合理免責。逐步推進建立自然人符合條件的消費負債可依法合理免責,最終建立全面的個人破產制度。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牛牛
快乐十分胆拖中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