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就怕以死謝罪

2019-12-08 12:52:48 新金融洛書 分享

來1980 年代,剛奔入改革浪潮的溫州人膽子大了起來,泰順一帶,一些村子的農民投遞信函向全國的國營企業訂購二手機械設備,設備到了后當即被就地倒賣。然后,這些農民在報紙上用假名刊登死亡訃告,企業上門討債時,他們就拿著訃告給討債人看:吶,人死了。

當地因此形成了浙南最大的二手機械設備交易市場。

聽起來很黑色寓言。1980 年代,經濟自主權的大壩剛開閘,謀生的洪荒之力就一擁而上搶奪資源。那時私企起步迅速,同國企搶市場,后者全無動力,很快敗下陣來。1991 年的山東濰坊,市長陳光將 272 家虧損的國營或集體企業半賣半送給了個人。

這種黑色寓言故事,每個時代都有,只是烙印不一樣。

2018 年 10 月 10 日,因為丈夫詐死,不知情的湖南新化女子戴嬋宮,帶著她 2 歲的女兒、4 歲的兒子走向家附近的池塘,沉水自殺身亡。

她的丈夫,是負債 " 十余萬 " 的何宇茨,南方周末報道,他在 24 個月內,通過 132 個平臺申請過借款,其中 P2P 網貸 53 家、一般消費分期平臺 35 家、小額貸款公司 22 家、銀行消費金融機構 8 家、大型消費金融公司 3 家、信用卡中心 1 家。

收入不高的他每個月支出項目包括還車貸 1500 元,房租 500 元,給女兒看病 2000 元,網貸利息 2000 元。

這種自殺式貸款最后導致了整個家庭的悲劇。

陷入網貸泥潭的何宇茨,從平安人壽購買保了額 5 萬元、身故賠付金 100 萬的保險,然后企圖詐死騙保。他的假自殺直接導致了妻子和子女的真自殺。

我曾多次引述這樣一個概念:金融科技不必然帶來普惠金融,卻已帶來了信貸機構過度競爭、用戶過度負債。

如果通觀 2015 年以來的新金融領域,你會發現,除了金融科技帶來的投融資便利與高效,還有數不清的金融災難。

上個月,先鋒集團的風云人物張振新死了。留下許多疑團、幾百億債務和哭喊的投資人。人們稱他詐死,不愿相信他不明不白死在了消息閉塞的異國。

2012 年,大舉進攻互聯網金融的張振新是料想不到這個結局的。在滾滾潮流里,看懂的這個大起大落的轉折點又能有幾個,2009 年的紅嶺創投周世平,2014 年的戴志康,都沒看懂。

但有些人看透了,比如快鹿系的施建祥、e 租寶的丁寧。對他們,是不看好 P2P 作為一個行業的,他們只是騙錢,P2P 作為工具正好。

還有些人,是真看懂了。2015 年,花果金融 CEO 惠軼離開 P2P 行業時曾對我說,他對大經濟形勢并不看好,這種背景下多數 P2P 平臺卻以公司信用在抵抗系統性風險,并且,P2P 行業沒有正常的退出機制。

2018 年 6 月,花果金融逾期爆雷。已抽身 3 年的惠軼,卻陷于更加瘋狂的比特幣,在今年 6 月份傳因 2000 個比特幣爆倉而自殺身亡,不愿相信的投資人也稱他詐死。

做過銀行高管的戴志康,和做過券商總經理的張振新都是金融科班出身,他們不會不明白,資金池模式的 P2P,已與銀行無異,若要控制風險,需要的就是資本充實率、風險準備和撥備。

大家都是弄潮兒,總得整出點水花來吧。

2013 年到 2019 年這一波未結束的 P2P 周期里,創業者水花四濺。絕大多數人都敗下陣來。

我曾專門寫過 P2P 的壞賬的擊鼓傳花游戲,原理是,P2P 平臺將產生的逾期和壞賬放進自動投標工具里,再自動轉讓給平臺其他用戶,這個騙局隨著新進入用戶的增加、逾期債權的增多,導致平臺資產質量的逐漸惡化,而逐漸崩盤。

這是一個現象級騙局,不這么干的平臺,在行業里兩個手掌數得過來。而大多數死于崩盤。

證大金服的戴志康、厚本金融的陸泳、先鋒集團的張振新,他們用信用抵抗系統性風險的結果,就是最終幾個人扛后果,幾十、幾百人雞犬飛升、幾十萬人血本無歸。

2008 年 6 月的一天,本該因詐騙罪前往監獄服刑的美國前對沖基金經理塞繆爾 · 伊斯雷爾,將汽車開到在哈得孫河一座橋上,在汽車引擎蓋上留下 " 自殺無痛苦 " 字樣,詐死逃亡。

不久,詐死計謀被警方識破,搜捕開始。伊斯雷爾一個多月后終歸還是自首了。

1998 年到 2005 年,美國對沖基金經理塞繆爾 · 伊斯雷爾伙同公司其他人員通過虛報利潤和偽造審計報告等手段,從投資者手中騙了 4.5 億美元。

4.5 億美元,大概相當于現在人民幣 32 億元,與中國的 e 租寶丁寧、錢寶網張小雷比起來,還不及 1/10 呢。

2014 年,融 360 創始人葉大清曾說,互聯網金融是給我們的毛細血管充血的一個機會。他絕對不會想到,互聯網金融會像今天這般,抽干了幾百萬投資人的每一個毛細血管。

2015 年 12 月初的一天,幾個試圖乘飛機出境的 e 租寶高管不會想到,對他們出境行為的 " 控制 ",直接成為 900 億元規模 e 租寶騙局崩盤的導火索,而 e 租寶事件的爆發,引發了監管對非法線下理財平臺的持續打擊。其后泛亞事件、中晉事件、快鹿事件等相繼爆發。

金融難民是健忘的,泛亞的難民仍會相信 e 租寶,就像快鹿的難民會相信錢寶網、投之家的難民會相信團貸網。

在 P2P 雷了的投資人還會相信比特幣、球鞋 ……

當我們津津樂道科技帶來了更便捷、普惠的金融時,可能沒更深思考,科技并不必然帶來更透明、民主和負責任的金融世界。它也可能帶來技術黑箱、將金融業拉入倫理和道德的黑洞。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牛牛
快乐十分胆拖中奖图